“他人间走一遭,入眼皆是离别。”


672

寫下這三個數字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是膨脹的,飄飄然的,帶著不可忽視的自傲。

『我應當是優秀的。』他想,『我只和那第一的傢伙差了九分而已。』

於是他滿足的自我欣賞起來,那如同龜爬般的字跡如今也像是帶了藝術氣息似的,賞心悅目——它們相當美麗,一筆一劃都透出主人的神氣。

『我不是院里的第一,但我是桑芙伲里的第一名。』他又為自己找了個值得驕傲的理由,順便評論起同伴們的高低——

『愚蠢的塞特禮,是什麼不可救藥的思維讓他選擇了梅菲斯特的舞曲?還有那泰蘭德,是誰允許他褻瀆古斯特的神作?』

他愈發得意洋洋,猶豫著要不要說點什麼,好讓大家都知道他的優秀,他的功績,他的不平凡。他感受到了自己不斷上揚的嘴角,腳下也踏著焦慮的拍子。

然而當他瞥見墻上那副穆伯萊恩的油畫時,臉上的笑容忽然間凝固了,又迅速的,如冰雪遇見烈日般的消融了,最後扭曲成了一種異樣的表情。

『真糟。』他眨眨眼,輕聲喃喃道『這可真糟。』

他搖搖頭,慢慢慢慢的落下淚來,最後哽咽著開口了

“我不知道,這或許又是一次懲罰吧。”



——end——



评论
热度(5)

© 冬暖夏涼知更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