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间走一遭,入眼皆是离别。”

【34联动】春末异闻录(4)

 

 

望不见顶端的奇异建筑里,他踏着螺旋的阶梯不断前进,上升,前方指路的羽毛轻盈的跳跃着,在寂静而空旷的空间中荡着清脆的琴音,看似轻缓的跳跃,每一步却都遥不可及。

 

他与羽毛之间的距离不但没有缩短,反倒愈来愈远了。

 

即使如此有里凑也没有停下脚步,他知道真相就快要出现,羽毛不过是肉眼所能够接收到的表象罢了,真正指引他前行的应该是更加沉重却又虚幻不可察觉的存在——宛若命运。

 

他隐约察觉到这样似乎是不对的,他现在不光要为自己的存在而负责,更应该对另一个被牵连的生命负责,如此一来他就该立刻停下,不要再继续前进,接近真相对他们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没有任何好处......好处?

 

这个词令有里凑停下了脚步。

 

 

 

 

他在同时间赛跑,而他显然必输无疑,眼前的雾汽越来越浓,鸣上悠已经找不到来时的路了。他的眼眶微微发暖,细细的泪痕在水雾中若隐若现,闪着些许光亮,又很快隐匿不见了。

 

这是谁的悲伤呢,他茫然的想,是我的吗?

 

命运依旧残忍,他的时间不多。

 

 

 

羽毛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有里凑这才抬起头来,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接近了这座塔的顶端,穹顶的图案模糊不清,又有些像是在不停变动一般,隐隐传出了海浪的声音。

 

他记得塔底连接的应该是陆地,那海浪的声音是从何而来的?

 

他踏上最后一级阶梯,浓重而咸腥的水汽将他整个人从上而下的淹没了,有里凑顺着风来的方向抬起头来,望见了巨大的而晃眼的惨白月亮,其上悬浮着墨色的大海——浪潮翻涌,颤抖着的浪花像是随时都要坠下来一般,让人觉得呼吸困难。

 

原来是这个。有里凑突然恍然了。海浪拍击而来的时机和他每次感到呼吸困难、被扼住喉咙的频率是相同的。他怔怔的望着这些虚幻而真实的幻象,没来由的想起了鸣上悠。

 

那个人也是如此。有里凑意识到。鸣上悠的存在其实是极不合理的,带着强烈的虚幻意味,却又真实的令他不愿去怀疑——毕竟这个人是他和世界唯一的联系了,如果鸣上悠也是幻象......

 

那自己又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呢。

 

他茫然的想着,恍惚间觉得身体有些沉重,却又像是在向上飘去,随着命中注定的指引,向着那明晃晃的月亮和无光的大海去了,可他又确实脚踏实地的站在塔顶,被头顶吹来的海风吹的有些发冷。他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似乎是终于意识到自己看到了本不该看到的东西。

 

同一时刻,惨白的月亮开始变换颜色,缓缓镀上了幽幽的绿色,为空气添上了新一轮的冷意,像是巨大的牢笼,将整个塔楼都笼罩在内,而这栋古老的塔楼像是承不住冷气的侵蚀而变得摇摇欲坠,细细的裂痕从塔尖开始蔓延,最后自上而下的碎裂开来,碎片急速飘去空中,最终砸落在大海之上,发出沉闷的击打声。

 

鸣上悠知道这些吗?有里凑在坠下塔楼的瞬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思绪仍旧停在之前的问题上。

 

他会来...救我吗?

 

 

 

 

TBC.

 

 

 

 


评论
热度(6)

© 冬暖夏涼知更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