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间走一遭,入眼皆是离别。”

橘子汽水

他溶解了。

像溶在水里,慢慢化开,散成缥缈的烟雾。

“请允许我采访您。”主持人笑着说,“昨晚发生了什么呢?”

“我被杀死了,但我还活着。”溶解了的他这样说到。

“请描述一下您的经历?”

“我站在那里,他冲过来,将刀子捅过来,就这样。”

“很疼吗?”

“还好。”溶解的他淡淡的回答道,“我关于昨晚的疼痛的记忆更多是来自心脏,而不是伤口。”

“心脏?”

“疼痛从心脏的部位开始生长,蔓延到喉咙,到手臂,抑制着心跳和呼吸,我的足迹也蜿蜒虚浮。

所以我就顺从的,安静的,坦然的期待着死亡了。”

“可您还活着呢。”

“是啊,太可惜了。”






end.












评论
热度(3)

© 冬暖夏涼知更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