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间走一遭,入眼皆是离别。”

【34联动】春末异闻录(2)


他在黑暗中奔跑。

 

流动的暗潮将他包裹,追逐,无言的向他施压,沉闷的空气扼杀着他的一切挣扎,他不曾逃出过这纯粹而凶狠的漩涡,其实却和那看不见的,仅有一线的光明只有几步之遥。

 

是了,他是能够感受到那光明的,可他和光明隔了整整一个世界,他生的资格早已在那次交换中被夺走了,如今存在的只是一个被规则束缚的产物,不能算作真正意义上的人了。

 

他早已不再活着,却也再不能死去。

 

他的遗骸在阳光下温暖着,而他的灵魂正踏在地狱深处,步步都踩着荆棘,艰难又清醒的痛苦着,煎熬的背后裹着不可逆的惶恐,却依然咬着牙前行了。

 

他有必须要做的事情,只有这一点才会令他稍有庆幸自己还是“活着”的。

 

 

 

 

鸣上悠今天也没有来。

 

倒不是说有里凑对此抱有期待,他只是下意识的认为鸣上悠一定会来,甚至觉得鸣上悠已经来了——那个人就像往常一样安静的问好,笑着介绍今天的晚饭,递过餐盘时装作无意识的询问“那段日子”的事情。

 

有里凑是真的记不得了,于是他每一次都没法回答鸣上。

 

“也不是非要想起来。”他永远是这个回答,不管有里凑是沉默或是开口,鸣上悠永远会这样说。像是安慰,是理解,明明看起来像是在苦笑,可有里凑觉得他只是在重复着某些必须说的话,他这个人本身是无悲无喜的。

 

他来只是因为他说了“希望能够再见。”;他离开则是因为“只能陪同到这里。”;他所做的一切都像是按着既定的轨迹而来,并不关乎他本身的意愿。

 

有里凑觉得这种情况有些似曾相识,却又找不到究竟是什么令他如此熟悉。

 

“没关系的。”突然有人在他背后这样讲。“不用非要想起来。”

 

他猛地回头,而那里空无一人。

 

 

 

 

鸣上悠在一片纯白中醒来。

 

他刚刚从黑暗里归来,头脑无法即刻清晰的思考。他在那一边奔跑又跌倒,疲惫不堪,却惊惶着想要立刻起身。他有必须要做的事情,有着一定要遵守的约定,他不能躺在这里,他已经迟到了,他——

 

他再次惊醒,视野里一片鲜红。

 

 

 

 

第三天鸣上悠终于来了,他依旧准时,但整个人看起来都不太好。

 

他确实不太好,左眼上罩着的纱布渗出了些许血迹,脸色也是苍白的,可他依旧安静的笑着。

 

“我们又见面了呢。”

 

有里凑一瞬间有些恍惚,他是在哪里听过这句话的,他一定是听谁讲过的,但这个人绝不是鸣上悠。

 

有里凑看着他的脸,欲言又止。

 

这个看起来不太好的年轻人只字未提自己身上发生的变故,只是做着每一次到来时都会做的事情。他不会让气氛太过僵硬,却也不会太过亲近,礼貌克制的恰到好处。

 

像是公式化的人偶,设定了程序的机器,系统给定什么就执行什么,如果规则要求这个人立刻赴死,他也只会平静的——

 

有里凑突然拽住了鸣上悠的衣袖。

 

“前辈...?”鸣上悠终于露出了少有的,看起来像是他本身想要表达的神情了——至少有里凑是这样认为的。

 

有里凑看起来也被自己的举动惊到了,并没有回答鸣上悠的问题。

 

“...你有想起来些什么吗?”鸣上悠不太确定的开口问道。

 

你不能死。”有里凑脱口而出,又立刻愣住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但这句话似乎是必须的,不是来自规则,而是来自他的内心,他内心深处某些熟悉的东西正在苏醒,在努力破土而出,就快跨越那看不见的一线了。

 

在有里凑发愣的同时,鸣上悠轻轻握住了有里凑用来拽住自己袖子的手。

 

“是啊。”鸣上悠微垂眼眸,慢慢靠近了有里凑。“所以我活着回来了。”

 

紧接着他就在有里凑继续发愣的时候倒下了。

 

 

 

 

他在幽绿色的时间里行走着,巨大的月亮成了枷锁,月色所落之处皆为牢笼。微冷的月光把他的脸色映的更差了,可他不能停下,也不敢停下,他不能把好不容易用噩梦换来的相遇再交回去,他已经付出过代价了,下一次他再没有什么可以拿去赌了。

 

他看起来从未改变,可他早已一无所有。

 

 

 

 

有里凑正看着鸣上悠的睡脸发呆。

 

鸣上悠每一次来到这边的时间都不算太长,因而这还是有里凑第一次长时间又近距离的观察着这位比自己看起来更像前辈的后辈。

 

这个人的睡相十分规矩,呼吸平稳,发型也乖巧而松散的搭下来,细细碎碎的刘海微微遮挡住眼睛,阴影下的右眼黑眼圈更加明显了,左眼则是盖着几层医用纱布,透着点点的猩红。有里凑的视线慢慢下移,鸣上悠敞开的衣领深处透着若隐若现的绷带,手腕处也有不少擦伤。

 

有里凑犹豫了一下,凑过去仔细观察着鸣上悠的脸。

 

他直觉自己忘记的东西和鸣上悠的脸有关系,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这张脸上少了些什么,自己想不起来缺失的记忆并非因为此时的鸣上悠遮住了左眼,而是这张脸上确确实实少了关键性的道具——或者说,线索。

 

他思索片刻,突然想到了鸣上今天来时放在门口的纸袋。像是被吸引一般,有里凑慢慢走到玄关处,在低下头查看前心里还是犹豫了一瞬。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窥窃了鸣上悠的隐私,也不知道这份理所当然的强烈吸引力是从何而来,更不知道这里会不会真的有着他要找的那份仅靠微妙直觉辨认出的线索。

 

最终他还是低下头,却得到了意料之外的收获。

 

——他看到了一副耳机。

 

 

 

 

 

TBC.

 

 

 

 

 

 

 

评论
热度(17)

© 冬暖夏涼知更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