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间走一遭,入眼皆是离别。”

【Drarry】逃離時間的循環旅行

※文章靈感來自兄長@桏郢

   ——暴雨前的潮濕。

—————————————————————————

德拉科金色的頭髮晃來晃去,在哈利的肩頭掃啊掃,癢癢的。德拉科睡著了,安安靜靜的,不斷晃動的是他們的車廂。哈利思考了很久也沒想明白自己為什麼在這裡,在這列火車上,而德拉科又為什麼會睡在他肩上。他想不明白,也不知從何想起。

窗外的景色賞心悅目,是個難得的晴天,這對於長年陰雨的英國來說美好極了,天空泛著柔和而透亮的藍色,像是德拉科眼底的顏色。德拉科,噢,德拉科,德拉科為什麼會睡在自己肩上?哈利又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了,他想要搖醒肩頭的人,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靈魂和軀體像是分了家似的,沉重而怪異,任由他內心如何惶急,身體都冷漠的毫無回應。

最後他索性放棄了掙扎,任憑自己莫名其妙的被這輛莫名其妙的火車帶上一個莫名其妙的旅途,還和一個怎麼都不該出現的莫名其妙的德拉科。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他心想。天氣好極了,自己又沒有事務纏身,身邊的人也難得安靜,就是不知道旅途的終點究竟在哪裡。他開始有點期待這趟旅行的目的地了,是無盡的田野還是高聳而蒼翠的山巒呢,亦或是無邊的海洋,海面上有低飛的鳥兒。

想了一會兒他又覺得無聊了,於是他迫切的希望誰能和他說說話,可德拉科還在安靜的睡著,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哈利開始慌了,他現在記不起很多事情,而他又被強制乘坐了一輛詭異的列車,這怎麼想都不太對——他不知道自己為何而乘車,不知道終點在何方,甚至看不到也聯繫不到除了德拉科之外的任何人。

而且德拉科還在睡著,哈利連和自己死對頭交流的機會都沒有。

隨著時間的推移,窗外的光線開始黯淡下來,黃昏帶著沉悶的光色不斷逼近。哈利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快,噗通噗通或是咚咚咚咚,他本能的感覺到了這趟旅途的危險,他想下車,他要下車,他必須下車。他驚恐的瞪大了眼睛,而身體紋絲不動。

火車開始減速了,而車廂突然熱鬧起來,哈利發現自己不知何時換上了格來芬多的袍子,身體也縮小了不止一圈,他身旁熟睡的德拉科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是要去霍格沃茨吧?他迷迷糊糊的想著,開始放下心來。德拉科也許是因為太吵了所以醒了吧。哈利又想到。

他一個人坐在包廂里,突然有些不知所措。這很罕見,通常他都是和羅恩赫敏一起坐著火車回到學校,有一次還和盧平教授一間包廂。也許還要加上某個金髮的傢伙,總能找到他的車廂來給他添麻煩。

哈利正想著,車廂門突然被拉開了。

門外站著的人是德拉科,還是一年級的德拉科,少年特有的青澀稚嫩仍未褪去,眉眼里藏著的都是傲氣和活力。哈利發覺自己似乎能夠張口說話了,金髮的少年卻突然將食指抵在哈利的嘴上,他笑的燦爛而童真,輕聲說到『噓——別出聲,我們會被發現的。』

會被誰發現?哈利暈暈乎乎的想著,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聽從了德拉科的話保持著沉默,金髮的少年猶豫了一下向哈利伸出手,後者毫不猶豫的握住了,然後他們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包廂。『我們得逃出去,在列車到達霍格沃茨之前逃出去。』德拉科回過頭湊在哈利耳邊說道,壓低的聲音像是在敘說著什麼驚天的秘密。他好像有些緊張,哈利這樣想。但他看起來又有些高興。

可列車已經開始減速了,哈利想。我們怎樣才能夠逃出去呢?『我們會逃出去的。』像是知道了哈利心中所想,德拉科篤定的說到。他們找到了列車門,費力的扒開它然後跳了出去。

他們跌坐在一片荒野上,沉悶的空氣中夾雜著大量的水汽,他們大口喘息著,很快又站起身飛快的奔跑。看來這就是他們的終點了,不是無盡的田野不是高聳的山巒也不是無邊的海洋,倒是有幾隻叫不上名字的鳥兒低低的飛著,每一聲鳴叫都像是哀悼。

男孩們跑了很久很久,可這片荒野像是沒有盡頭一般,怎樣都看不到終點,太陽早已隱去不見,只有模糊的地平線隨著奔跑起起伏伏,哈利覺得自己就快跑不動了,於是他沖德拉科喊到『我們究竟要去哪裡?』德拉科回過頭來,這回他變成了三年級時的德拉科,眼角眉梢里多了嘲諷的味道,可他的眼神柔和,停下了奔跑。

『累了就歇一歇。』德拉科拿出一個青蘋果遞給哈利,後者有些驚訝,卻還是乖乖的接了過來。

現在哈利能夠確定這一切只是個夢而已了,這一切都太超越現實了,無論是突然變小的他們還是各式各樣友好對待他的德拉科,都是現實當中不可能存在的東西。但這個蘋果倒是蠻逼真的,哈利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咬了下去。

『該走了。』不久後德拉科就站起身來,『我們得快點。』哈利依然很疑惑,他不禁問『我們為什麼要逃跑,是誰在追我們?』德拉科已經拽過他跑了起來,跑了一陣后才回答了這個問題,『是時間,我們正在被時間追趕。』

原來是時間啊。哈利加快了腳步。那確實需要快一些了。

大概是他們正在逃出時間掌控的緣故,黃昏的光景似乎無限蔓延,只有天空中的雲層不斷加厚,一副暴雨將臨的征兆。『我們能逃過時間,也能逃過暴雨。』德拉科開口說,他再一次向哈利伸出手,『跟我來。』哈利伸出手,卻只觸摸到了混著血的雨水。他停下腳步,驚恐的抬起頭。

面前是六年級時的德拉科,金髮的青年渾身都是傷口,他的頭無力的下垂,臉色蒼白像是即將破碎的瓷娃娃。哈利慌張的想要施一個治療咒給德拉科,可他手抖的厲害,怎麼也施不出有效的魔咒。『是你的錯。』瓷娃娃般的德拉科突然抬頭了,『是你用了神鋒無影。』他的眼神晦暗不明陰森可怖,在哈利愣住的時候他猛的撲過去掐住哈利的脖子,表情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

哈利想要反抗,可德拉科的力氣出奇的大。這樣下去不行,哈利想。他一邊奮力的想要擺脫德拉科,一邊試著摸索他的魔杖,而就在這時德拉科鬆了手,哈利趁機想要將德拉科按在地上,可當他拽住德拉科的手臂時,金髮青年突然憑空消散了。

對方像是一灘水霧一樣彌散在了空氣中,哈利愣了許久,突然發現自己握著的是德拉科的魔杖。那根山楂木的魔杖正被他緊緊握在手裡,上面沾著不知是誰的血。哈利立刻丟掉了這根魔杖,他幾乎快瘋了,這個夢什麼時候才能到達盡頭?拜託了梅林,請快讓他醒過來吧——!





哈利猛的睜開眼,崩潰的發現自己回到了火車上。這是怎麼回事?他僵硬著身體,大腦一片混沌。他覺得自己右肩格外的酸痛,於是他低頭看過去,發現德拉科正睡在他肩頭。

他立刻跳了起來,金髮青年被一同驚醒。德拉科剛想發怒卻因為戀人驚恐而蒼白的臉愣在了原地,他不知道哈利怎麼了,反正現在絕對不該是發脾氣的時候。『你怎麼了?』他盡量小心翼翼的問。

『這也是夢嗎?』哈利沒聽清德拉科說了些什麼,他還未能從剛剛的驚嚇中回過神來。呆呆的望著眼前這個滿臉憂慮的金髮男人,陽光下德拉科的眼睛泛出好看的藍色,和窗外的天空別無二致,而他的金髮像極了陽光,一綹一綹一束一束,閃閃發亮,讓哈利混亂的大腦漸漸清晰起來和放鬆下來。

我們最終還是沒能逃離時間,哈利想。但他已經不需要逃離時間了——於是哈利不管這是不是夢了,他湊近了他那連做夢都不肯放過他的戀人,親吻著戀人的天空和陽光,開始期待起這趟旅行的目的地。





          end.



评论(7)
热度(61)

© 冬暖夏涼知更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