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它以痛吻我,我便挣出一双手,挽起一个不会痛的魂魄。”

【34联动】春末异闻录(3)


噗通,噗通,有里凑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这不是属于他的心跳声。

 

它们来自另一个本该鲜活的生命,却因为某些事故被规则分裂成了压抑而痛苦的两半——活着的部分已经死了,死去的部分却还活着,而这份痛苦被眼前的冲击唤醒了,撕裂般的疼痛在本该空洞的心口跳跃着,显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几乎同时身后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有里凑回过头去,看到了碎裂在地的水杯和挣扎着起身的鸣上悠。

 

“......”鸣上悠没有说话,可看起来又有很多话想要说,最终他只是缓和了有些惊疑不定的脸色,轻声说,“那个是买给前辈的,如果还不算讨厌的话就请收下吧。”...

【34联动】春末异闻录(2)


他在黑暗中奔跑。

 

流动的暗潮将他包裹,追逐,无言的向他施压,沉闷的空气扼杀着他的一切挣扎,他不曾逃出过这纯粹而凶狠的漩涡,其实却和那看不见的,仅有一线的光明只有几步之遥。

 

是了,他是能够感受到那光明的,可他和光明隔了整整一个世界,他生的资格早已在那次交换中被夺走了,如今存在的只是一个被规则束缚的产物,不能算作真正意义上的人了。

 

他早已不再活着,却也再不能死去。

 

他的遗骸在阳光下温暖着,而他的灵魂正踏在地狱深处,步步都踩着荆棘,艰难又清醒的痛苦着,煎熬的背后裹着不可逆的惶恐,却依然咬着牙前行了。

 

他有必...

【34联动】春末异闻录(1)


鸣上悠来的很不是时候,各种意义来讲都很不是时候。

 

那是一年前的春末,他来到之前看好的那栋房子前,却突然被告知了这样的事情——

 

 

 

“真是抱歉呀。”吉田鸣真抱歉的笑笑,“鸣上先生来晚了一步呢。”

 

“来晚了一步?”鸣上悠微微一愣。

 

“房子已经被人租掉了哦。”年轻的吉田小姐解释着,指了指台阶上身形单薄的蓝发少年。“被这位有里...有里凑先生?”

 

少年轻轻点了点头。和下方的鸣上悠对上视线。

 

那一瞬间有什么碎裂了,毁灭,再生,又重组,最后化为不停摆动的指针,计算着他...

© 冬暖夏涼知更鳥. | Powered by LOFTER